忘了Harden VS Leonard的对决吧,这是Mike

225 122

季后赛面对马刺总教练Gregg Popovich,D’Antoni已经四次折戟。我不认为Mike D’Antoni会一心寻求复仇。对一位面对嘲讽或煽风点火时经常选择强压心中怒火的通常都很镇静的教练来说,这个词有点太让人恼火了。

忘了Harden VS Leonard的对决吧,这是Mike并且,要说D’Antoni正在设法复仇那也先得让火箭的总教练对过去输给马刺感到极度的愤愤不平。一个NBA版本的Inigo Montoya即将上演,从一支球队转到另一只球队,却永远在追寻扼杀他总冠军希望的那个男人。不!Mike D’Antoni不应该一心寻求复仇或报复。他应该为季后赛救赎而战。作为一名NBA总教练,他已经6次带队打进NBA季后赛了:四次是凤凰城太阳队,一次纽约尼克队,还有一次是洛杉矶湖人队。

六次季后赛之旅中有四次,D’Antoni对总冠军的追求都被Gregg Popovich和他的圣安东尼奥马刺队所阻击,其中包括两次打得难解难分的西区决赛。Popovich和马刺就是D’Antoni的白鲸、是他的黄金国(译注3:El Dorado,德语中「理想中的黄金国」的意思。传说在南美哥伦比亚的一个神秘国度,遍地黄金,富得流油,15世纪西班牙殖民者苦苦寻找不可得)、是他的木兰四川酱。

那些他没能抓住的胜利。并且,过去12年里有足够多的理由可以让D’Antoni暗存坏心。2005年,太阳战绩排名NBA第一,在季后赛中却被二号种子马刺队像对待一份驾驶证申请一样迅速解决,当年马刺无视任何问题,在西区决赛中就像贴邮票一般五场就解决了刚刚复甦的太阳队挺进总冠军赛。然后类似的故事又在2007年发生。

季后赛第二轮对上马刺的第四场比赛中,Steve Nash被马刺前锋 Robert Horry撂倒。那是21世纪10年代NBA最具招牌的时刻之一。这导致了Horry、Amar’e Stoudemire和Boris Diaw的禁赛(当时两人未经允许擅自离开替补席走上赛场)。

奥本山宫殿的噩梦依旧在NBA总部迴响。Horry的臀部阻挡会成为传奇。马刺利用这一契机6场比赛就赢下了这轮备受争议的系列赛。现在回想起来,这轮系列赛实际上就是2007年的NBA总冠军赛。凤凰城很快就迎来了改变。2008年他们在拥有中锋Shaquille O’Neal的情况下挣扎着以六号种子的身份打进季后赛,并在首轮很快就被马刺横扫出局。

这次失利也宣告了D’Antoni凤凰城执教生涯的结束。首轮出局后他就去了纽约尼克,也被称为NBA球队的Long John Silver餐厅。人们热爱这支球队,但它并不好。Popovich最近一次挫败D’Antoni是在2013年。掌舵湖人,D’Antoni帮助一支充满伤病困扰、即将支离破碎的球队以8号种子打入竞争残酷的西区季后赛。然后,他们就被马刺横扫出局了。

儘管有这样的一段过去,D’Antoni和Popovich似乎还是很好。两位世界级的教练都準备好一起喝喝小酒顺便交换下交手心得了。悲伤并未逆流成河而是一直不断向前流淌。经过这幺些年,即使最糟糕的时候两人关係似乎也很好。在湖人的失败经历期间,Popovich都对D’Antoni讚誉有加,并对现在火箭这为教练从不知防守为何物的传统论调予以反驳。

2007年Horry的臀部阻挡事件之后,D’Antoni直接把对禁赛的怒火撒向联盟,而非马刺或Popovich。即使本赛季,Popovich对火箭队和James Harden也曾讚誉有加。甚至说除了休士顿任何对手的比赛他都不看,因为「James Harden打的简直太荒谬了。」

忘了Harden VS Leonard的对决吧,这是Mike

赢下这轮系列赛对休士顿和D’Antoni有巨大意义,它会为莫雷的魔球理论、James Harden的MVP以及总教练D’Antoni的睿智辩证。所以还是让我们暂时忘了Harden-Leonard的对决吧。因为早在他俩(现在)统治联盟之前,这对教练冤家的斗法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对D’Antoni而言,这不是复仇或报复,这是季后赛的救赎。